星辉

【fo前注意】
这里星辉,是个垃圾文手。称呼随意,只要带星或辉字就好。不用叫老师,我担当不起。

混的圈子特多,下面是概况:

凹凸世界——
雷安雷和瑞金、佩帕佩、卡埃还有鬼莱等等都吃,但是通常只产雷安。

HP——
主要是掠夺者相关,吃GGAD和犬鹿。其他支持官配。

其他还有杂七杂八的博多豚骨拉面团、悲惨世界、宝石之国和刺客伍六七等等,不常写。

喜欢米津玄师,是ATR(まふまふ和そらる)厨!底线ATR不可触犯,否则会拉黑。欢迎喜欢ATR的来找我玩呀!

天雷是all✖x,路人✖x,其他不喜欢也接受。

总之就是坑多粮杂,关注请谨慎。

业余爱好画画和写字,但是特别烂。

日lof随意(呸不会有人日的)

少年的梦


#虚构的不怎么样的一个故事,“我”是池鱼但是因为不是主角所以不怎么突出
#BGM:少年的梦-岸部真明(吉他曲)

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,我们被困在吉他社,没办法离开。大家各自找了个角落呆着。有人在写作业,有的在弹琴,也有人看着窗外发呆。女生们聚在一起聊天,但不知道为什么,声音出奇的小。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,但是丝毫不显得吵闹,因为雨声盖过了所有的声音,只有略带忧伤的吉他声不断地奏响着,和雨声形成了和谐而动人的乐章。
包括我在内的几个人围坐在夏老师旁边,沉默地看着他给吉他调音。很快老师就调完了音,把吉他和调音器收好,拍拍手回到我们中间,用略带疲惫而温柔的目光看了看我们,问:“你们没有事做吗?”我们点点头。他说:“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好了。”他又补充道:“这个故事并不是很精彩,而且我也不太擅长讲故事,请大家见谅。”
教室里顿时又安静了不少,不少人也凑过来听,只有吉他声还在响着。老师招手让大家坐下,清清嗓子,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:

男孩的生活曾经是很平淡的,成绩优良,家境不错。他第一次接触吉他是在初一。初三的学生开毕业晚会,压轴节目是一个学姐弹唱校歌。那个学姐长得很普通,但是她的歌声很动人,吉他弹得很好,以至于男孩以为自己看见了一个天使,他觉得那位学姐好像发着光。他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。于弹着吉他唱自己的歌就成了他的梦想。
第二个学期,男孩加入了学校的吉他社。他不知疲倦地练习着,得到了老师的赞赏。但是他没有自己的琴,一直在用学校的旧琴,那把琴很破,有些音怎么调也调不准。老师建议他买一把琴。男孩自己也很想要一把琴,但他知道父母绝不会给他买,因为他们希望他学钢琴,而不是吉他。何况吉他不能说便宜。他只能自己攒钱。
那天下午男孩去了一家卖乐器的店,里面摆了一架子吉他。木吉他上画着花纹,琴身有着木头的纹路和光泽,一根根琴弦都绷的紧紧的。他的目光略过一把又一把琴,看见了一把琴身颜色很深、有着特别的木纹的琴。并不是很特别的一把琴,但让他心里涌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,好像这把琴一直是属于他的。他下定决心要买到这把琴。
“老板,请把这把琴留给我。”
他把父母给的买早餐的钱尽量节省下来,每天只吃三个一块钱的包子。放学之后他再也没有去过小卖部,橡皮擦总是小心翼翼地用,怕一不小心丢了又要买。有时候他也去帮邻居做事,得到一些钱。青春期的男生长得快,胃口很大,但他早餐吃的太少,让他瘦了不少,而且总是觉得饿。
熬到他攒够了钱的那一天放学,他跑到乐器店里,激动地哆嗦,喘着气,眼里像有星星似的发光。他买下了那把琴。他爱惜地抚摸着琴身,看着那些花纹;轻轻拨动琴弦,声音很清亮。他差一点昏过去。他把吉他放回琴包,昂首挺胸地走回家去。
他到家到时候父母还没回来,他关上门,弹起了自己最喜欢的曲子。那首曲子不难,但是很好听。它总是让他想起一个词:无忧无虑,就像他的少年时代,就像他的梦想那样。他沉浸在琴声里,甚至没有听见门“吱嘎”的响声——他的父母回来了。
和男孩长得极像的男女走进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坐在沙发上弹琴的男孩。突然,父亲伸手抢过男孩手里的吉他,把男孩吓了一跳。他小声喊了一句:“爸,妈。”
父亲看着那把琴,质问他:“你这把吉他是哪里来的?”
男孩回答:“是我自己买的。”
“你哪里来的钱?是不是偷的?”父亲怒目圆睁地瞪着他,伸手要打他。
男孩坚定地说:“钱是我自己攒的。”他眼里的星光变为了燃烧的火焰。
“难怪最近瘦了这么多,原来是为了买这破琴!真是玩物丧志!”父亲抡起吉他往地上丢去。男孩扑过去接住了琴,不小心磕到了额头。他愤懑地看了父亲一眼,摔门回到房间。
那一个晚上男孩都没有出来,在房间里弹了一晚上的琴。他的母亲坐立不安,一会看看房门,一会看看自己的丈夫,小小声地说:“孩子他爸……”
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不可能原谅他!除非他自己出来认错!”
母亲知道这两个男人都倔得像牛一样,劝不动,只好叹了口气,回房间了。
冷战持续了很久。其实男孩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那么生气,明明之前他还表示过支持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,现在却突然大发雷霆;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冲动,平时他很少这样的,或许,或许是叛逆期吧。他不打算去找父亲,因为他不明白自己有什么不对。
他的母亲每天都很难过的样子,愁眉苦脸地看着父子俩,又没有办法解决矛盾,也开始不满,干脆也不吭声了。饭桌上没有了欢声笑语,只有一片沉寂。这样的场景持续了一个月左右,每个人自己做自己的事,不管对方做了什么事。这倒让男孩觉得挺开心,因为父母也不再过问他弹吉他的事。
三个人都快习惯这样的生活的时候,男孩的父亲突然开口了:“可以告诉我们了吧,吉他是哪里来的?”
“我说了是我自己攒钱买的。”男孩平静地回答。他直视着父亲的眼睛。
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有些不满,“你要买不能直接告诉我们吗?”
“我想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声音。他把那句“不想麻烦你们”咽了回去。
父亲叹了口气,说:“我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想法,也有自己的梦想,但是你知道,”他又叹了口气——男孩稍稍皱了眉头,“你知道这样以后很难生活……”
男孩没有等父亲说下去,“如果活着是为了谋生,那有什么意义?”
那一刻他看见了父亲的表情,他知道自己赢了。或许父亲曾经也有着自己的不被理解和允许的梦想吧,不过男孩没有心思去知道。

“那后来呢?”
到现在吉他声还在响着。

后来啊,男孩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音乐学院,父母也终于表示出了支持。最终男孩当了一名吉他老师,他过得很快乐。可惜那把吉他最终还是在他毕业之后弄丢了,不然的话,一定是个完美的结局吧。他再也没有弹过那样好的一把琴了。
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
吉他声与说话声一同停下了。
“挺励志的呢。”“还不错啊。”同学们有些随意地评价着,又返回自己的角落做自己的事了。
这确实不是一个很好很特别的故事,老师讲的也不怎么好,但是老师讲故事的时候都神情,让我有些在意。
“雨停了,大家可以回家啦。路上小心。”老师带着微笑,向那些收拾好东西出教室的同学们挥手。
我慢吞吞地准备离开,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老师突然叫住了我。
“池鱼,你是社里弹得最好的,也是最有前途的学生。我希望你不要放弃梦想,不要忘记初心。一定、一定要成为一个歌手啊。”他还是微笑着,眼睛里没有泪水,声音也并不颤抖,但是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,让我的心猛地抽了一下。
所以果然是老师自己的故事啊。
他挥挥手让我离开。我向楼梯走去的时候听见教室里传来吉他声,琴音是我从没听过的清澈,一如我们少年时代的梦想。

评论(4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