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辉

【fo前注意】
这里星辉,是个垃圾文手。称呼随意,只要带星或辉字就好。不用叫老师,我担当不起。

混的圈子特多,下面是概况:

凹凸世界——
雷安雷和瑞金、佩帕佩、卡埃还有鬼莱等等都吃,但是通常只产雷安。

HP——
主要是掠夺者相关,吃GGAD和犬鹿。其他支持官配。

其他还有杂七杂八的博多豚骨拉面团、悲惨世界、宝石之国和刺客伍六七等等,不常写。

喜欢米津玄师,是ATR(まふまふ和そらる)厨!底线ATR不可触犯,否则会拉黑。欢迎喜欢ATR的来找我玩呀!

天雷是all✖x,路人✖x,其他不喜欢也接受。

总之就是坑多粮杂,关注请谨慎。

业余爱好画画和写字,但是特别烂。

日lof随意(呸不会有人日的)

【雷安】灯塔

#七夕快乐
#雷安属于你们,ooc属于我

“每个人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灯塔。”

虽说水手都不是会在风暴中退缩的人,但是也不会有希望在船只没有足够能源、不知道方向的时候遇到这样大的风暴。现在海面上涌起巨浪,船只在上下颠簸着,有时候差点就要翻了。雷电和风雨使四周什么都看不见,也难以听见别人的声音。
雷狮犯了个错误,他本来不应该在这种季节抱着侥幸心理出海。要不是他太心急,现在船上的四个人本来应该在酒吧街上喝酒吃烧烤,不用在这片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遭罪。他自己倒不怕死,反正他已经在生死线上徘徊了不知道多少年了——只可惜了这艘好船和船上的几个水手。这艘船花费了他很多心思和财力,而船员们本不该和他一起死在这里。不过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,何况他也不打算后悔。
“老大!现在应该往哪边前进?”舵手佩利对着雷狮大吼,他怕雷狮听不见。
“啧……”这确实是个难题,四周黑漆漆的一片,闪电只能照亮一瞬间,不管往哪边看都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这时候他看见了一道略过海面的光,猛然间照进了他的眼里。那道光不同于闪电,是温暖的。“佩利!往10点方向开!”他声嘶力竭地大喊。
“什么?可是那边什么都没有!”
“你别管,往那边开!”
“大哥,你确定那是灯塔吗?”卡米尔问道,“万一是闪电呢?”
卡米尔果然猜到了他的想法。
“我确定。”
因为我曾经也被这样的光救过一命。他没有说出来。

那是几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他正18岁,年轻气盛——虽说现在他也还只有25岁。他开着一艘叫“羚角号”的小帆船独身在大海上航行。不管是雨季还是旱季他都会出海,毕竟他只有一条命和一艘船,没什么好怕的。一年中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海上度过的,只有需要补给的时候才会上岸。
他曾经遇见过鲨鱼、海盗和风暴,也曾经奄奄一息,但是从来没有过生命危险。真正让他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,是那一次他在海上遇到了暴风雨,偏偏他在远离陆地的地方,而且已经饿了三天了。这时候他看见了一束光,射在他的甲板上,又离开了。
他拼尽全力把船往那个方向开去,在黑暗中他听见了船撞在礁石上的声音,随即失去了意识。
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一张床上,他睁开眼看见了天花板上一个船的图案,和一双绿色的眼睛。“醒了?”绿眼睛的主人问。
“……嗯。”
“你好,在下名叫安迷修。你现在在在下的灯塔里。你呢?你叫什么?”
“我叫雷狮。我睡了多久?”
“三天左右吧。我找到你的时候你伤的可严重了,身上都是伤,手臂骨折了,脚也崴到了,好不容易才帮你处理好伤口呢。不过你的恢复能力真不错,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安迷修滔滔不绝地讲起来,“诶诶你干嘛?你伤还没痊愈呢!不能起来!”
雷狮坐起了身,看起来正打算下床。“我去看看我的船。它在哪里?”
“在海岸边那块最大的礁石那里,已经,已经毁了,你还是别去了。”
雷狮没有回答。他瘸着腿,费力地向门口走去。他看见他的羚角号躺在夕阳里,海水冲刷着残破的船身,一些碎掉的船帆布片和沙子一起被海风吹散,不知道要带到何处去。船头的浮雕也在礁石上撞碎了。他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昔日里的伙伴。
跟上来的安迷修拍了拍他的肩膀,正准备安慰雷狮,雷狮却转身往回走了。他的步伐很快,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瘸腿的人走路能这么快。回到房间里,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。气氛有些尴尬。
安迷修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:“那艘船对你来说很重要吧?”
“嗯。是很好的伙伴。”雷狮只是淡淡地说。
安迷修想着,这个人到底是有多孤单,竟然只能把船当成伙伴。嘿,不过我会温暖他的。他暗暗下了决心。
雷狮的恢复能力是真的很厉害,才不到十天便把伤都养好了。安迷修开始带着他进行工作,有时候是打扫卫生,有时候是保养灯塔的灯。雷狮干这些事的时候总是不耐烦,他认为不需要这么细致地打扫,偶尔扔下扫帚就不干了。
于是安迷修就带着他去小镇上玩,小镇上的人和安迷修都挺亲近,对他总是满面笑容,对雷狮也很礼貌。来的多了,雷狮对这边也熟悉起来,时常自己来买酒喝。安迷修总是劝他不要喝太多,但是雷狮总是一脸“你管我”的样子,后来安迷修也放弃了。
安迷修经常留一些在大风大雨中来到灯塔的人过夜。雷狮觉得他真是太傻了,万一有一些是海盗半夜、把他们杀了呢?安迷修只是笑笑,“身为一个骑士,帮助有需要的人是在下的使命。”什么啊,真幼稚。
有一天晚上雷狮突然问:“你们这边,有船吗?”
“啊,有的,只是都出海打鱼了,暂时没有。怎么,你想走吗?”
“嗯,不太喜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。倒是你,一直待在这里不会厌烦吗?”
“不会啊,只要这里需要在下,在下就会留下来。”
……果真是个幼稚鬼吗。
“对了,那些渔船应该会在下个月底回来,到时候可以叫他们把你送到城市里面去,这样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“好,谢谢你。”
“嘿,没什么。毕竟帮助有需要的人是在下的使命啊。”安迷修笑的很好看,在灯光下如有阳光照射,让雷狮忍不住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冲动,但他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。
“虽然很幼稚,但也挺可爱的。”他轻声地说。
“唔?”
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。”
“这这这什么啊!”
“噗,这你也信。”
安迷修说的没错,第二个月月底的时候捕鱼的船只都回来了。雷狮穿着安迷修送他的衣服——一件白衬衫,是安迷修最喜欢的款式,但是雷狮不怎么喜欢。两人还因为这个事吵过一架。“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白衬衫这么老土的东西。”“你一个喜欢穿儿童卫衣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在下!”
他冲着安迷修一笑,那是安迷修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笑,笑的张扬,而又很好看。
“安迷修你可别忘了本大爷,以后我可还要来找你的。你要是敢忘了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怎么可能忘记啊,这么一个混蛋。“再见!我看你还是别回来了!”

雷狮又听见了那种船身撞上礁石的声音,和过去一样。他带着另外三人向不远处的灯塔跑去。借着闪电和窗口透出的一点点光他看见那扇门上写着“灯塔”的木牌还是那一块,只是又多了几条裂痕。他嘴角勾起一个笑容,充满自信地敲门,“安迷修,快点开门!”
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紫色眼眸对上了一双碧色眼瞳。
雷狮的笑容僵在脸上。那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,尽管是几乎一样的样貌,但是却不是安迷修。
“请进吧。你刚刚是说我的师傅吗?他在和一群海盗的打斗中……牺牲了。”男孩看起来像要哭出来了。
“哦,还真是他的风格。”雷狮又回到了以前那种淡淡的说话方式。
第二天雷狮带着他的兄弟们走了。
佩利问他:“老大不是说要好好故地重游一番吗?”
“那座灯塔已经倒塌了,故地重游也没有意义了。”
“什么意思?那灯塔不是还在吗?”
“走啦,快一点的话兴许还能找到另一座。”虽然他知道这不是他的愿望。
灯塔发出和过往一样的光,却不再是雷狮的光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4)